本站宗旨:弘扬素食文化,传播环保理念,维护生命健康,提升人类品质!素食社区·注册社区·文章投稿·繁體中文设为首页·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有情生灵 >> 恋恋生命 >>
 

  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推动生物科学研究的政府机构便是动物实验的主要支持者。事实上,本章所提到的种种实验,大部分便是由公共基金取自税捐而支持的。政府机构订立了研究目标,但它们出钱所支持的许多研究却跟其目标有极为遥远的关系。我在前面所提的这实验分别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酒精药物滥用精神健康管理局、联邦航空管理局、国防部、国立科学基金会、国家航空与太空总署等单位资助的。我们不大能懂得美国陆军为什么要花钱去赞助加了热的、吃了药的老鼠如何把尿涂在身上,也不了解美国公共卫生单位为什么愿意出钱让大象服用迷幻药。

  由于这些实验是由政府单位出钱资助,所以几乎不用说,这些由科学家做的实验是没有法律禁止的。

  在美国,法律不准一般人打狗致死,但科学家做同样的事却又可以无罪,并且没有人去检查科学家打狗致死会不会比一般人打狗致死对任何人或任何动物有好处。科学家之所以能够逍遥法外是因为科学的名望与特权,并因种种利益集团的撑腰——包括繁殖动物卖给实验室的集团。

  克里夫兰大都会总医院的劳伯特·怀特是一个猴头移植实验人员,他把猴子的头切下来,放在液体中,使猴子的头仍可以活着。他是把实验室动物视为“研究工具”的典范。事实上,他亲自说过,他切掉猴头的工作目的是为对脑部研究“提供一个活生生的实验工具”。听他说这个话的记者发现他的实验室“呈现这位科学家阴冷的临床世界的气氛,在那里,动物除了为当下做实验以外,没有任何意义。”

  在怀特看来,“把动物包括在我们道德体系之内,在哲学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在实行上根本不可能。”换句话说,怀特不认为他自己对动物所做所为有任何道德可以约束。因此无怪另一位记者访问他时发现他“对于不论是来自管理部门的还是担保人的规定都感到恼怒。他说:‘我是精英分子。’他相信学者只有同侪才有置喙的余地。”

本文对您有帮助么?
非素食文章
应删除
返回首页
微信
扫描